• 资深权威

    上市公司基本面精华

  • 透过F10

    深度挖掘投资机会

  • 港澳原创

    多角度实时分析

  • 二十二年大数据

    千万级用户积累


当前位置:

财经学堂

>

理财文化

从倒数第三到业绩居前 "新人"基金经理成功逆袭

发布日期:

2021-11-18

所属目录: 理财文化

    如何拯救一只业绩倒数第三的基金?换一位“从未当过基金经理”的基金经理。
    在今年开年头4个月就暴亏23%,基民大喊“换人”后,长城双动力基金开始了闷声赚钱,短短6个月时间暴赚40%。这只二季度初还名列业绩倒数第三的产品,令基金经理的任职回报窜入全市场前4%。值得一提的是,给基民解套并将基金带到高光时刻的基金经理,在接手基金前从未担任过基金经理,而他也是长城双动力基金最近四年后更换的第五位基金经理。
    证券时报记者发现,基金经理的个人表现也成功吸引了机构的注意,在今年9月底,有机构资金一口气买3000万元追涨该基金。长城双动力基金经理苏俊彦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接管基金的初期策略比较谨慎,后面开始转向进攻,主要配置转向军工和新能源,以及非热门板块的龙头个股,对组合贡献了较多收益。
    四年换五位基金经理
    在基金业绩排名倒数的情况下,基金经理排入全市场的前4%,难度究竟有多大?
    在美女基金经理梦圆实现从大幅回撤到正收益的大逆袭后,帅哥基金经理的“神反转”也来了,而且业绩反差更为惊人。业内人士认为,业绩优秀基金的定义,通常指的是一只基金的业绩排名能做到全市场的25%,而前4%更堪称绩优基金的佼佼者。
    证券时报记者发现,截至11月16日,长城基金旗下的长城双动力基金年内已取得8%的正收益,基金经理上任6个月来的任职回报在全市场的4556只基金中排名193,位居行业的前4%。这令外界人士颇感惊讶,就在6个月前,长城双动力基金还是许多基民“声讨”的对象,在基金社交平台上,一些持有该产品的基民对业绩反转的可能几乎绝望了。
    根据Wind数据显示,到今年5月5日,长城双动力基金在开年4个月内,就已亏损23%,稳居全市场基金业绩排名倒数第三。不仅如此,该基金在过去几年的业绩也比较糟糕,除2019年有勉强的业绩表现外,基金在2020年仅赚了不足2%,2016年、2017年、2018年三年均为亏损,其中2018年亏损幅度超过30%。
    也正因为如此,在基金社交平台上充斥着对基金经理的不满,要求“票选”基金经理。但实际上长城基金也很无奈,在最近四年内一直试图为双动力基金寻找合适的基金经理。根据基金披露的信息显示,在四年时间,长城双动力基金已经更换了五名基金经理,而堪称帅哥的苏俊彦正是这四年内的第五位基金经理。
    在许多基民要求换人、票选基金经理的呼声后,根据长城基金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于今年5月7日发布基金经理解聘、增聘公告,聘任苏俊彦为长城双动力基金经理,并于公告前一日开始正式接任,龙宇飞、尤国梁两位基金经理则转任其他基金产品的管理。
    6个月实现业绩逆袭
    值得一提的是,苏俊彦是真正的新手,他在走马上任双动力基金经理之前,从未担任过基金经理。而作为一只业绩排名稳居全市场倒数的基金,这对任何基金经理而言,都是个烫手山芋。
    业内人士猜测,选择一位从未担任过基金经理的人选,长城双动力基金颇有一种活马当死马医的处理策略。然而,在苏俊彦担任基金经理的6个月后,惊奇的一幕出现了,该基金不仅摆脱了接手时已出现的大幅亏损,基金还出现了约8%的正收益。也意味着苏俊彦在上任6个月内,给长城双动力基金闷声赚了40%。
    苏俊彦走马上任后,是如何处理一只年内亏损已23%的基金呢?
    记者注意到,苏俊彦在持仓策略上,首先降低了该基金产品的持股集中度,对业绩糟糕的产品而言,高集中度的股票持仓,意味着净值有继续下滑的风险。
    统计数据显示,在苏俊彦接手双动力基金之前,该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合计持仓比例达54%。而苏俊彦管理该基金后,基金前十大重仓股的持股比例降至第三季度末的39%。
    “他管的双动力基金单日净值波动一般都低于2%。”长城基金公司的知情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苏俊彦的操作策略是比较谨慎的,一直在有意控制净值波动。也就是说,处理一只业绩已经大幅亏损的基金,苏俊彦采取的是,将基金所持有的股票分散开了,分散的股票持仓显著降低了基金净值的波动。
    此外,在具体股票持仓上,苏俊彦大幅卖出了前任基金经理重仓的黄金类股票,此前也曾有基民在该基金业绩最差时,抱怨长城双动力基金变成黄金主题基金。根据该基金当时披露的信息显示,长城双动力基金在第一季度期间,十大股票中有四只为黄金类股票。
    从谨慎到进攻
    证券时报记者也注意到,苏俊彦接手该基金后,在今年二季度增配了当时还不太起眼的军工股,而在第三季度期间,他继续强化了对军工股的持仓,同时在重仓股中置入了新能源股票。苏俊彦表示,在具体股票配置上,第一依然是重点配置了军工板块。尽管军工板块具有波动大、透明度低的特征,但经过年初以来的估值消化,当前的估值均没有反映太长远的预期。另一方面,整个“十四五”期间的军备开支增长是非常确定的,同时由于产业链的封闭性,主要细分龙头拥有非常好的竞争格局,加上部分民营企业具有比体制内国企更好的运营效率,使得基金能够找到一批在未来3年具有极佳成长性的公司。第二是重点配置了新能源板块,主要配置到上游以及设备环节。新能源是未来数年全球的投资主线,蕴含投资机会较多。第三是配置部分非热门板块的龙头个股,包括消费电子、光学膜、合成生物学、机器人等方向的中小盘公司,这些公司市场预期较低,具有更好性价比。
    “接管基金的初期,我比较谨慎,后面策略开始转向进攻。”苏俊彦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接管长城双动力,初期比较谨慎,出于对货币政策转向的担忧,主要配置了军工和银行,但货币政策并没有随着高通胀而超预期,所以整体策略转为进攻,主要配置转向军工和新能源,以及非热门板块的龙头个股,对组合贡献了较多收益。
    他向记者强调,今年的市场,板块切换非常快,在当前时点,市场也在寻找方向。从全市场来看,主要有两条主线,一是继续追求景气度,坚守新能源、军工等高景气行业,二是追求底部反转,从今年下跌较多的股票中寻找机会。其中,在底部反转的投资主线中,又有两个不同的投资逻辑,一是受益于上游原材料价格回落的板块,比如汽车零部件、电子等,二是受益于PPI向CPI传导的板块,比如必选消费品等。就个人而言,这三条主线都比较看好,但整体还是谨慎乐观,尤其是一些热门赛道上的筹码过于拥挤,已经透支了未来较长时期的业绩。
    值得关注的是,在公募FOF产品快速发展的背景下,长城双动力基金换人后带来的神反转,或许也引起了其他基金经理的关注。记者发现,有一家机构在今年9月底抢筹长城双动力基金,买入份额2031万份,按净值计算,共投入资金约3000万元。
    
手机号登录 或者 微信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