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深权威

    上市公司基本面精华

  • 透过F10

    深度挖掘投资机会

  • 港澳原创

    多角度实时分析

  • 二十二年大数据

    千万级用户积累


当前位置:

财经学堂

>

理财文化

腾讯、字节跳动隔空互怼 视频存量市场内卷严重

发布日期:

2021-06-07

所属目录: 理财文化

    从北京北三环联想桥字节跳动总部到后厂村腾讯北京总部,距离13公里,开车28分钟。而现在这两家企业相互控诉,自家旗下产品被对方封杀了三年。
    三年前,张一鸣在朋友圈发言,指出微信封杀抖音。马化腾回应称这是诽谤。
    三年后,两大巨头的矛盾再度深化。6月3日,火药味弥漫在成都举办的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峰会现场,长视频平台爱优腾(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对短视频平台进行集中讨伐,主要火力集中在“二次创作”的版权保护上。
    爱奇艺CEO龚宇称“‘二次创作’的本质是盗版,优酷总裁樊路远称希望“B站能一直把原创的短视频,当成是自己的主要发展目标”。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更是言辞激烈,“(短视频)这种非常反智、低俗的娱乐消费品,真的是迅速地就把一代人的审美品位拉下去了”。
    对此,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回应称,“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事实上,腾讯自己大力发展短视频同时,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
    随后,字节跳动官方公众号推送《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2018-2021)》,详细梳理了旗下产品被腾讯封锁历史,但截至记者发稿,该条链接显示已被发布者删除。
    6月6日,记者从腾讯方面获得一份《字节跳动涉嫌窃取用户隐私及屡次碰瓷相关证据结果公示》,控诉“字节跳动窃取用户隐私,旗下产品通过微信平台窃取用户关系链”“2018年今日头条封杀微信、微博等第三方平台”。至此,长短视频之争终于演化成一场关于腾讯和字节跳动的口水战。
    长视频处境艰难
    浙江大学社会治理研究院首席专家方兴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场争端的背后存在三个问题,第一是长视频商业模式的困境问题;第二是影视版权的问题;第三是互联网巨头之间的互联互通问题。
    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首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网络视听产业规模破6000亿元,其中,短视频领域市场规模占比最大,达2051.3亿元。截至2020年12月份,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人,网民使用率高达95.4%,短视频的用户使用率最高,目前接近90%。
    云合数据创始人兼CEO李雪琳表示,2020年长视频(播放)量有明显下跌。基于云合数据的有效播放来看,尽管一季度增长强劲,但全年(播放量)同比下跌17%,电视剧和电视综艺是下滑重灾区,“爆款少了,排名前五的影视剧流量份额急速下降,分众的趋势明显”。
    “长视频平台活得非常艰难,尤其在用户增长乏力、会员增长缓慢、广告收入增长相对缓慢的情况下,怎么活下去、活得好,是很难的问题,要么从单位用户拿到更多价值,要么从单位用户时长拿到更多价值,传统长视频开展更多付费形态是必然发生的事。”李雪琳进一步表示。
    在峰会现场,樊路远表示,爱优腾三家如今是难兄难弟,网络视听行业的旧有格局已经变化,如果按照市值来算,现在是“B站大哥”的时代,“B站的市值,几乎相当于爱优腾的三家之和,打个七折还要多,我们三家影响力很小了。”
    “难兄难弟”抱团维权
    长短视频之争已经是无法回避的现实。而长视频平台早已“亮剑”,4月9日,70余家主流影视单位发布联合声明称,将对目前网络上出现的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针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
    紧接着4月23日,上述单位联合发布《倡议书》直指短视频“二次创作”内容侵权,同时,李冰冰、杨幂等500多名艺人加入声讨短视频的行列。
    “原本长短视频是融合共生的关系,部分长视频内容需要短视频引流,今年春节期间抖音还是春节档的主要宣发阵地,但现在一些切条、剪辑短视频内容已经触及了长视频平台的敏感神经。”一位TMT领域的券商分析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长视频平台是以PGC(专业生产内容)为主的内容平台,每年负担着高昂的版权采购成本,爱优腾三家平台成立以来始终处于亏损状态,而短视频平台是以UGC(用户生产内容)、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为主的内容平台,内容成本相对更低,流量却更高。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长视频短视频化、短视频长视频化”是必然趋势,短视频是长视频宣传、引流的渠道,而短视频完成了初期流量的积累后,从十几秒到一分钟、三分钟甚至更久,在功能上有越来越长的趋势。
    此前争吵的焦点是法律问题,根据《著作权法》来判断,长视频的内容经过“二次创作”后变成短视频就一定侵权吗?“有一部分是的,但也不能一刀切,还有一部分文艺批评、文艺评论的内容是合理的。目前矛盾已经不仅局限于法律问题,而是视频行业发展过程中存量市场内容重叠产生内卷的问题。”朱巍认为,长短视频之争并非两家企业面临的矛盾,而是两种生态如何共生的问题。
    互联网新旧势力之战
    值得深思的是,明明是三家长视频平台同时发难,为何字节跳动只针对腾讯作出回应?
    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孙杨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腾讯和字节跳动都是中国互联网的超级流量入口,这一战不可避免。“长视频发难,也是流量霸主地位让位短视频的无奈之举,试图通过版权挽回颓势。而字节跳动的反击直指腾讯‘控制社交流量入口’的软肋,也为未来分割社交流量奠定舆论基础。”
    5月19日,字节跳动旗下企业协作与管理平台飞书正式发布了4.0版本,并在职场社交领域推出了多款新产品。
    “事实上,腾讯与字节跳动的矛盾从根本上来看,就是老牌互联网大厂对互联网新势力迅速崛起的担忧,字节跳动成立于2012年3月份,当年腾讯已经稳居国内游戏龙头之位,全年收入438.937亿元。那还是BAT的时代,三大巨头在搜索、电商支付、社交游戏等不同的业务版图上跑马圈地。”上述分析师表示,近十年来,字节跳动、拼多多、B站等互联网新贵快速崛起,一步步侵蚀原本的行业格局,而大部分互联网新贵在成长初期,身后都有BAT的支持,比如B站股东包括腾讯和阿里,但字节跳动属于独立成长起来的。
    不难发现,字节跳动业务版图与腾讯的重合度越来越高。除视频、社交领域之外,字节跳动开始大手笔进军游戏板块。
    2018年10月份,字节跳动收购朝夕光年。后者在今年后推出中重度游戏《航海王热血航线》,发布当日即登顶iOS免费总榜榜首,此后登上游戏畅销榜前3位,还得到了AppStore的4月份最佳游戏奖。
    2019年3月份,字节跳动收购《全民无双》研发商墨鹍科技,及擅长休闲游戏的大眼星空。同年6月份,字节跳动成立一个百人团队,开始以自研游戏为主的绿洲计划。当年,字节跳动共有13款小游戏登上了iOS游戏免费榜TOP10。
    今年初,字节跳动入股《仙境传说RO:新世代的诞生》手游研发商盖姆艾尔;3月份,字节跳动收购了以游戏出海见长的沐瞳科技;4月份,入股“中国版Roblox”代码乾坤;5月份,投资了沙盒游戏《救赎之地》研发商悠米互动,成为持股36.25%的第一大股东。
    SensorTower最新数据显示,根据5月份全球AppStore和GooglePlay的收入排名,中国手游发行商收入TOP30中,字节跳动首次跻身榜单第14名。字节跳动5月份游戏收入环比增长100%,创历史新高。
    另一方面,腾讯也抓紧巩固游戏领域的霸主地位。今年3月份,腾讯入股《黑神话:悟空》研发商游戏科学;5月份,收购了芬兰游戏开发工作室、《控制》研发商Remedy公司50万股股票;同月,增持飞鱼科技股份至15.24%;6月份,腾讯增持成都游戏研发商奇侠互娱。
    “腾讯和字节跳动终有一战,但互联网公司之间往往是雷声大雨点小,最终还是要趋于平静的,就像是当年的3Q大战一样,在监管层介入前,很难分辨谁输谁赢。”上述分析师认为。
    
手机号登录 或者 微信登录